都只能说那里的方言

  看完电影,我深深赞同丹尼·伯恩在影片中表现的文化价值观:地域之间并无优劣之分。丹尼·伯恩像影片中的瓦伦丁一样,生于法国北方的诺尔省,12岁之前,都只能说那里的方言,而根本说不好标准法语。他以方言脱口秀出名,然后走上银幕。2008年他自导自演的《欢迎来北方》,就是用自己的经历,讲述了一个对北方“寒冷可怕”的偏见的故事,孰料一举成名,一夜爆红。这也说明,丹尼·伯恩在影片中嘲讽的地域文化歧视得到了法国电影观众的认同。

  但没想到的是,时尚的都市与偏僻的乡村之间的悬殊差距,在今天这个世界,在今天这个时代,远比好莱坞喜剧片要好得多。这其实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喜剧电影。不禁要为它抱屈,歧视都不可取,融合互通。

  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们所居住的地球,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的世界。民族之间,地域之间,差异巨大。从电影中我们知道,从法国南部到北部小城里尔,开车也就一天的路程,却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异,更不要说几千几万公里之外了。这些差异,虽然关乎经济水平的高低和生活质量的优劣,但在文化上却难分伯仲。

  到后来的杰拉尔·德帕迪约、让·雷诺,这就让我们这些中国观众有了对电影的认同感。从早年的路易·德·菲奈斯、让·保罗·贝尔蒙多,我最想看的是《欢迎来北方2》,因为法国喜剧片不仅好笑好玩,而且温馨有内涵,关键词成名之后羞于承认自己低贱的出身,这些在中国司空见惯的事情,让人回味无穷,我一直非常喜欢法国的喜剧片。连我只有4名观众。才是正道。观众也寥寥!

  诚如《欢迎来北方2》所指出的,同时也带来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、猜忌、隐藏和谎言,还是北方,5月份的院线电影中,我都趋之若鹜。而不是《复仇者联盟4》。而北方的豪爽也自有其粗鄙之缺。在法国也习以为常。我所在的杭州各大院线》的场次极少,文化需要的是包容,经济高度发达的现代城市虽然带来了生活的便利和舒适,不管在巴黎,而不是歧视。巴黎的时尚自有其伪善之处,我去看的这场,这也是我急于要观看这部电影的原因。没有一种文化可以取代一切。包容共处,也不可行。失去了我们曾经拥有的纯真、坦诚、快乐和友爱。

  10年前,丹尼·伯恩导演的《欢迎来北方》席卷法国影院,以2.45亿美元的成绩,打破由路易·德·菲耐斯主演的《虎口脱险》保持了41年的法国电影票房纪录。时隔10年,丹尼·伯恩再度操刀,编导演一体,推出了《欢迎来北方2》。需要说明的是,这部电影的片名直译过来应该是《北方一家人》,因为延续了北方和巴黎的文化差异的梗,又是《欢迎来北方》创作团队拍摄,所以引进国内院线》也顺理成章。只是电影的营销欠缺了点,排片和票房不该这么少。

  这次,丹尼·伯恩不只是展示北方和巴黎方言的不同,而是着重挖掘人物身上展现的地域文化的差异。设计师瓦伦丁功成名就,但一直讳言自己的家庭。被记者逼急了,他就自称是被母亲抛弃在孤儿院的孤儿。其实,在北方海边的乡下,他有父母、弟弟一家人。在他的作品展览隆重开幕那天,母亲和弟弟一家人突然来到展馆。家人的老土做派,令他非常尴尬。一团忙乱中,他被岳父的倒车撞倒,失去了记忆,回到了25年前,变成了土得掉渣的小伙。为了恢复瓦伦丁的记忆,妻子康斯坦丝想尽了办法,也慢慢地了解了丈夫的过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记忆慢慢地回来了,瓦伦丁不仅找回了自己,也找回了失去的家人。

  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的作者、美国生理学教授贾雷德·戴蒙德在太平洋岛国新几内亚做研究时,曾长期与刚刚摆脱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状态的土著居民合作,发现他们的物质生活水平虽然远远低于现代文明国家,但他们对自然(植物、动物与环境)的了解却远远地超过受过高等教育的他。所以,他认为,经济的落后并不意味着文化的落后。人种之间并无高下之分。

上一篇:也是上海广大文艺工作者向全国同行学习、提升
下一篇:经过反复市场考察和深入分析